<small id="eap0dv"></small><tr id="eap0dv"></tr><dfn id="eap0dv"></dfn><tr id="eap0dv"></tr><span id="eap0dv"></span>

      1. 當前位置--> 首頁--> 商品分類

        99賭場_一點

        作者: 來源:百度閱讀 我要評論(4917) 浏覽(9504)

           矛是什麽樣的矛?紅纓尖鏈丈八矛。馬是什麽樣的馬?追風烈駒墨烏骓。人是什麽樣的人?情義英雄楚霸王!
          殺!殺!殺!疆場飛沙走石,戰鼓擂徹霄漢,烈骥仰頸嘶鳴。披甲持戟,你一夫當關,萬夫莫開,秦兵聞風喪膽,人馬俱驚,潰不成軍。銳利的長矛直插敵人的心髒,血飛頓作傾盆大雨,流血成河恰是你眼中的熊熊烈焰!
          奔!奔!奔!烏骓奮蹄,踏著秦軍的屍骸,踢翻秦將的頭顱,讓揚起的黃沙將他們那睜大的雙眼和驚恐的表情永遠掩埋!
          悲!悲!悲!一曲“霸王別姬”終成千古絕唱,難舍美人,傾城泣別壯士皆失聲。
          惜!惜!惜!太可惜!四十萬精兵終難抗十萬將卒,四面楚歌萦繞于耳,英雄末路,淚流滿面,吟一首淒涼垓下歌,無顔過江東,烏江畔,一劍泣鬼神!
          千年雲煙過眼,黯淡了刀光劍影,遠去了鼓角爭鳴,昔日驚心動魄的楚漢相爭早已化做了曆史的一頁。有人說:“你輸給了劉邦,別了美人,丟了大業,只得自刎以謝天下。”是啊,痛別美人,慘失天下,真一個悲情豪傑。這一切都只因你較劉邦而言心中還有信、還有義、還有情!劉邦是勝了,他在曆史長河中留下了一個屬于自己的劉氏王朝;而你,雖敗猶榮,在後人心中築起了一座力拔山兮氣蓋世的英雄豐碑!
          當年,你擒獲劉邦生父、結發妻子,本可殺之而後快,就因爲劉邦的一句你99賭場“約爲兄弟,吾翁即若翁,必欲烹若翁,則幸分我一杯羹”,你猶豫了,最終放掉了人質,只因你心中還顧念著“義”字;鴻門一宴,亞父數瞪于你,你卻熟視無睹,不肯出手,面對項莊舞劍,意在沛公,甚至還有幾分不悅,只因你光明磊落不願背負一個以強淩弱的罵名;劉邦兵十萬,勢單力孤,而你統領四十萬雄師,何愁沒有機會聚而殲之?然而你不屑于以多欺少,施威于弱者,只因大丈夫“無信而不立”;劉邦逃難之際,不惜將親生兒女推下馬車,以求自保,而你面對鋒刃劃破自己心愛女子的脖頸而鮮血四溢的情景時,泣不成聲,肝腸寸斷,只因你心中有情,有人世間彌足珍貴的真情!憐子如何不丈夫?憐妻如何不丈夫?至情至性的霸王啊,你自知肩上擔負了萬千江東父老的厚望,兵敗如山倒,一個男人的尊嚴和責任感讓你無顔過江東,最後情願以死還情,讓殷紅的英雄血流入滾滾東去的烏江水,成就一世豪情的佳話!
          生當作人傑,死亦爲鬼雄。離去的你是否依然如故?是否依舊騎著忠誠殉主的烏骓馬征戰南北?是否依舊統領雄師把閻羅王也嚇得俯首稱臣?是否依舊與虞姬同患難共真情,厮守永遠?你就是這樣一個英雄,骁勇善戰的英雄,至情至性的漢子!立身堂堂男兒漢,壯懷凜凜大丈夫,來世也當稱雄,歸去斜陽正濃!
          中華上下五千年,浩浩正氣滿乾坤!曆史的天空群星璀璨,英雄無數!問蒼穹,誰是英雄,非你莫屬!

        曾經的夢在時間的風中開始慢慢飄遠,慢慢模糊,暗淡得像某部黑白電影,沒有了開始,沒有結局,只有過程還在漸次的上演著。
        關于安妮:
        很喜歡安妮的文字,總是隱約覺得它們與自己似曾相識,但又形同陌路。
        它們給我的感覺就像站在一個潮濕、陰涼的山洞,寒風凜冽,充滿恐懼,但是異常的清醒。
        也很喜歡《八月未央》,喜歡那個把背靠著欄杆慢慢地仰下去仰下去,然後頭發在風中飄飛,眼睛開始暈眩,看到天空的雲朵以優美的姿態大片大片地蔓延過城市的女孩。因爲她的寂寞,她總是以相同的姿勢仰望天空,重複又重複,像一棵詭異的植物,影子淒清,靈魂寂寞,沖斥著一種末世的孤獨。
        最初讀她的書是《彼岸花》,那時是初三。記得當初是在雜志上看到”安妮寶貝”這個名字的,覺得它有一種莫名的暧昧,在散發陣陣的誘惑。雜志上說她的文字是毒藥。
        我無疑是中了她的毒,但心甘情願。
        她是個很精明的女人,她總會給人心靈大片大片的荒蕪,消無聲息,讓人心甘情願,措手不及。如同她的愛情,明知沒有結果,但還是義無返顧,只爲曾經的美好。
        很多時候,她給人細小的疼痛,化散你那早已深入骨髓的麻木。
        只要你以相同的姿勢閱讀,就能彼此安慰。
        彼此傷害,彼此溫暖。溫暖之後總是更大的荒蕪。
        直到高一才開始接觸她的作品集。封面是她的照片,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的面貌:白色的襯衣,面容清瘦,描著淡淡的壯,微微上翹的唇角,如同花朵盛開。
        她是一個對顔色很虔誠的人,每種顔色都是生命中注定的禁囚,如同宿命,無法選擇,不可抗拒。
        深夜,獨自躺在床上,微弱的燈光下,捧著《二三事》,看得昏天暗地,疼痛的心,陰涼、潮濕。像一頭受傷的獸,在舔著糜爛的傷口。有段時間看《八月未央》,心裏空蕩蕩的。像一個溺水的人,壓抑的恐慌讓人昏阙,只顧拼命地找那棵浮杆。
        當一個女子在看藍天的時候,她並不是想找什麽。她只是寂寞。天空的藍是一種疾病,她僅僅是一個患者。
        的確,安妮的寂寞是不可理喻的。她的寂寞就像陰暗的角落裏的台藓,不可遏止。寂寞之于她是生命的一種注定,在劫難逃。
        因爲她的寂寞,所以文字成了她生命中一場沒有盡頭的漂泊。文字是她接近靈魂唯一的線索。
        也許長期的寫作狀態,已經使她失去了大部分的對話能力。在人群中的任意時刻她都習慣做一個有距離感的人。
        “我想我的文字是寫給相通的靈魂的。”
        “在別人聽來,也許是流暢的,而對于我來說,竟奇怪地感覺到靈魂深處的空白。”
        “是否能夠說出一些自己真正想表達的東西。也許,也許依然只是沉默。靈魂的表達是沒有聲音的,那是我的文字。”
        “寫字,使99賭場變成海底相互放逐都不可碰觸的魚。所以寫字也就成了唯一的拯救。
        漂泊的魚寫著水中的文字,
        看見的人,恐懼了
        看不見的人,消失了
        海水變成了眼淚”! 

        上一篇: ​深圳華潤萬家等各大商超下架所有大班月餅産品
        下一篇: 肇陽、雲梧高速局部封閉 梧州、郁南、羅定往廣州車輛需繞行

        推薦文章